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资料馆

附带“希望工程”的吴哥窟摄影节

阮兰芳 编译


  2006年末,第二届吴哥窟摄影节(The Angkor Photography Festival)在柬埔寨暹粒市(Siena Reap)成功落幕。这个以“摄影尽在改变(Photography for Change)”为主题的摄影节,通过影展、幻灯放映会、讨论、影像工作室等多种形式的活动,展现了摄影给这个古迹葡来的新魅力。值得一提的是,主办方设立的“希望工程(outreach projects)”项目成为本次吴哥窟摄影节最大亮点,其彰显的人道主义风格正是特立独行之处。

  “希望工程”是摄影节专门为吴哥窟贫民窟孩子们设立的扶贫教育项目,孩子们在那里可以学到语言基础、思想道德、数学、摄影和表演艺术等课程。这些孩子们多数是遭遇地雷爆炸的伤残者。本次摄影节的组织者邀请了35名贫民窟孩子“走进”工作室,与印度舞蹈指导、英国艺术家、菲律宾艺术家亲密接触。吴哥窟摄影节组委会主任、法国摄影师克里斯托菲·罗维(Christophe Loviny)说;“摄影是一种治疗方式,它可以改变人的生活。”摄影家、临床医学家与当地残疾慈善机构——吴哥窟残疾人协会(Angkor Assocation for the Disabled)联手,共同为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被地雷炸伤的残疾人提供艺术治疗。罗维希望孩子们通过学习摄影,获得以前不曾有过的自信,从而摆脱歧视和自卑,通过努力去创造美好未来。

  据悉,“希望工程”每年一个孩子的学习和伙食费用就需要250美元。因为严重的资金不足,“希望工程”的运行也举步维艰。吴哥窟摄影节愿意接受各国各地提供给“希望工程”的赞助,以便能将这个项目维持下去。

  本届摄影节共持续7天,吸引了几百名摄影师、摄影爱好者参加,其中不乏来自玛格南、法新社等机构的摄影记者。美国战地摄影大师费利普·约翰斯·格雷菲斯(Philip Jones Griffiths)、越南裔法国籍女摄影家莉莎·恩吉耶(Liza Nguyen)等29位世界著名摄影师亲临助阵,为“希望工程”项目奉献出艺术作品。摄影节期间举办的影展和幻灯放映,选择的均为柬埔寨、印度、中国、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摄影师的作品;其间穿插玛格南图片社摄影师约翰·文克(Tohn Vink)的个展、“Ⅶ工作室”的创始人及其年轻摄影师作品的幻灯放映。

  摄影节还以影展的形式缅怀了曾经为拍摄越战题材做出突出贡献的日本摄影师一之濑泰造(Taizo IchinoSe)。1973年11月,年仅26岁的他独自进入吴哥窟区域拍照,自此一去不返,音讯全无。10年后,他的遗骨终于被发现。

  2005年2月,加里?奈特(Gary Knight)与安东尼·克伦托克维尔(Antonin Kratochvil)、詹姆士·纳什威(James Nachtwey)、克里斯托菲等“法国Ⅶ图片社(photo agency Ⅶ)”的创始人携手在柬埔寨暹粒创立了“Ⅶ工作室”,其成立初衷即为亚洲年轻的摄影师(30岁以下)提供“自由工作室”(free workshops),让他们从世界著名摄影家的现场“手把手”式教学中提高摄影技能。该工作窒为两届吴哥窟摄影节提供了强大的后台支持。2006年,共有20位年轻的亚洲摄影师拿到主办方通行证,获得进入工作室亲历世界著名摄影师言传身教的机会。摄影师纷纷把镜头对准贫民窟残疾儿童的学习和治疗生活。

  加里在接受马来西亚《星报》(the Star)记者采访时说,每年一届的吴哥窟摄影节的规模小,不能与大型国际摄影节相提并论,其财政资源受限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克里斯托菲也表示,吴哥窟作为佛教古迹和世界文化遗产,是东南亚地区摄影节的首选之地。吴哥窟摄影节已经成功举办两届,但仍有很多不足之处。他们正不断借鉴法国阿尔勒摄影节、中国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的经验,希望来年能办得更好,真正成为东南亚摄影师沟通交流的平台。

  作为东南亚摄影盛会的“吃螃蟹”者,吴哥窟摄影节虽然在设置内容上不够多元化,在交流范围上不够国际化,但是“人道主义”的主题却勾勒出摄影节的与众不同之处,结合当地民情有效地将摄影节与“人道主义”挂钩,建立起可为当地扶贫的“希望工程”,同时为亚洲摄影人提供交流平台,这或许遂是这个摄影节的最大特色。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