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文苑

自觉量化主席行为

特约评论员


  四川省青年摄影家协会和成都市摄影家协会都在近期召开了主席团会议。话题还是老话题但内容却有了许多的更新。其中,主席们全年的“工作清单”就很具有一点开拓性。

  在“两会”的主席团会议前,到会的主席们在接到会议通知的同时接到了一份协会全年的“工作清单”,“清单”上标有活动的名称、时间地点和由谁策划由谁实施等等。这样,主席们在一年中各自所“主”的“席”就一目了然了。

  在中国摄影界,绝大多数民间团体都属于无国家编制,无国拨经费和无固定办公场地的“三无协会”,而这些既无行政级别,又不享受任何“公务;待遇的公益性团体,当上什么就显得并不重要,能做点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十多年前四川省青年摄影家协会制定的人事原则“能者上,庸者下”就很具有一点实际意义。

  坦率地说,由于种种传统习俗的影响,一些协会的人事问题常常会让协会工作处于瘫痪,许多人不琢磨事,而去琢磨那个“位子”。中国有句老话,“占到茅坑不拉屎”,就是针对这种现象发出的感叹。四川“两会”在“能者上”的前提下通过“工作清单”进_步量化了“主席”的职责和功能,明确了“主席”的具体内容。成都市摄影家协会在2006年实现了除一位副主席没有履行“主席”职责外,其他十多位主席、副主席都是各自根据自身条件,主动挑起了重担子的。该会在本年度第四期主席团内部通讯上要求,2007年所有主席团成员都要必须为协会办一件事,争取让协会在全国各级同类协会中,率先成为主席团成员百分之百都不挂虚名的首家协会。

  我们为之叫好。

  这种量化主席行为的方法,在全国尚属首例,也正因为它是首例,才具备了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含义。

  在四川省青年摄影家协会的主席团会议上,因公不能到会的年度执行主席李勇利用手机短讯向会议表示:“请告诉大家我非常感激在青协这11年中的熏陶和锻炼,我会一如既往地尽我所能为青协服务。愿四川青协长青。我还会在年前再履行一次执行主席的职责。”收到这条短讯,全协会为之动容。这种“自找麻烦”的主席责任心,真让好些想当主席却又不愿干事的人脸红!

  在中国青年摄影发展共同体在四届高层峰会上,不但要求主席团成员要有具体作为,就连名誉主席也要有辅职责任,否则,你要“名誉”干什么?!这种有名就要有责任的做法,通过会议公报,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中国摄影需要有长足的发展,大多的“三无”协会需要更多的自愿者,因此,如何量化“主席行为”,就成为各种“主席”协会不同的认定标准。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