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文苑

闲谈采风

蒋 超


  “采风”一词的原意是搜集民歌。古代文人深人民间采集民歌民谣,为的是给创作诗词歌赋增添灵感。这里的“风”指的是“风、雅、颂”的“风”。

  采风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多个人。一个人采风,对摄影人的创作能力、行动能力、吃苦能力、意志能力要求较高。采取这种方式搞创作,孑然一身,独行千里,比较令人肃然起敬。如果是拍风光片,大多埋头于较凝重的题材。北京有几个拍长城的人喜欢这种创作方式,他们尤其喜欢到没有修整过的荒凉地段去拍。斜阳,秋风,枯草,一个人坐在三脚架傍,望着起伏的山峦和宛延的长城,不知是风在向他诉说历史,还是他在向长城倾谈心境。他们有的被称为“孤独的长城守望者”,有的被当地的老乡误认为丢了东西似的常年满山乱转,有的以夜游“鹰飞倒仰”,雪宿镇南楼而传为美谈。他们在拍摄时虽然孤独,但内心却很丰富,大约都有“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的感受。这种拍法确实能够亲近自然,做到天人合一。

  三五好友结伴采风,也是很好的创作形式。笔者比较喜欢这种方式,多数获奖作品是这样拍的。我学习摄影从拍夜景开始,当时白天上班,只好晚上外出活动,好像夜猫子。夜间结伴外出也比较安全,又不寂寞。用闪光灯作光绘摄影需要有人指挥,有人布光,一个人较难完成。后来不当夜猫子了,但好朋友不能丢。有什么好题材、好想法、好去处,大家都不相忘,依然结伴而去。拍片的过程也是交友的过程,朋友们都是业余玩玩,没有什么任务,拍摄方式自然和专业不同。每当风和日丽而或烟雨飘渺,大家背上器材去采风,共同的爱好,谈不完的话题,十分快活。人生得几知己足矣!不过在要紧的时刻,大家谁也顾不上谁,不闻谈笑声,只听快门响。这种拍法的好处是,大家可以相互启发,取长补短,共同提高。

  还有一种更大规模的采风,是数十人或百人以上的集体创作。过去国内曾经搞过“上海一日”、“沂蒙金秋”等活动,集中了不少的名家,在同天同地同时拍摄,类似的活动国外也举办过。“上海一日”摄影活动,众多的摄影家记录了上海一天中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卫生、劳动、民生等各层面各时间内发生的故事,有一定的意义和较高的价值。策划者是在抓取一个大的瞬间,使用的不是照相机,而是使用照相机的人。这样的采风绝非一个人能做到。这次拍摄的照片后来出了一本画册。这种拍摄一般都伴随有摄影比赛或者出版画册。

  这种拍法不论拍出的照片怎样,参加活动的人感觉都很开心,至少能够认识很多朋友。笔者最近参加了北京百姓摄影俱乐部组织的到黄河壶口、平遥古城的创作活动。这是一个30人的摄影创作团,往返2000公里,历时5天。白天,大家在车上砌磋技艺,晚上放幻灯进行观摩。到太原时,《人民摄影报》司苏时总编设宴接风,领大家参观了报社,结合该报曾经刊登过的优秀作品,搞了摄影讲座。玩摄影的人参加这样的活动,比参加旅行社举办的旅游团好处很多,除创作、研讨、观摩外,安排做息时间也符合摄影创作的规律,报价比旅行社低,组织者对创作更加负责。四川、甘肃。新疆等地的摄影组织都举办过类似的摄影创作团。说穿了,这是当地摄影组织举办的文化商业行为,但也确实为影友们提供了很大的方便,为繁荣摄影创作和地方经济做出了贡献。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是去西藏搞创作,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单独采风的。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