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文苑

仅有一个标准是不够的

崇先鸣/文

时 尚

  《大众摄影》05年12月的这一期上,在边角处,刊载了前些时就一件获奖作品引发歧义的事件,位置虽不显要,但并没有妨碍业界权威鲍昆先生观点的引人关注,虽仅几个字,却足以发人深思。先前《中国摄影报》上刊发的游萍同志的文章,本人认真看过,我不说完全但其基本观点我是赞同的,原以为此事也就此罢了,没什么好争论的了,然当我看了鲍先生的观点,不免好生诧异,忍不住要撇上几句。

  我们知道,艺术创作是有其自身规律的,但这绝不意味着艺术作品的效能是惟艺术的,对那些以反映现实生活为主要表现对象的摄影作品,尤为如此。就拿这件被评委一致看好而捧得银奖的作品《瞧这一家子》来说,鲍昆先生给出的理由:这是充满情趣的好镜头。其他如违反交通规则可忽略不计,因为评委不是交通警察。如此权威高论,让我疑惑不解。摄影表现不排斥情趣,但情趣必须是健康的,向上的。撇开这一家子严重违章不说,那么一条楚楚可爱的宠物小狗,却没命似地在车下追赶着(路途不会太近)这般对待它的主人,其情其景,哪还有什么美感与妙趣可言,我从中读出的是人对动物的蔑视和残忍,以及竟然会从这幅场景中获取乐趣的人心肠的坚硬。我不是动物保护主义者,但我知道善待动物该是我们人类社会所应当崇尚的道德,更何况那还是条给主人带来欢乐的宠物狗。“摄影人不是交通警察”这话看似没错,但摄影人如把违反交通规则、虐待动物的行为作趣味点,还津津乐道,大加褒奖,那就成问题了。一件艺术作品,那怕幼稚拙劣,主题颓废,倘仅是挂在家中自我欣赏,那怎么都行,他人无权指责干涉,如果通过正规的渠道(自然包括影赛)发布于社会,那就不是个人的事情了。获奖说明作品被肯定,这种肯定自然包括来自作品的全部信息(没听说摄影作品评选有单项奖)。毋庸置疑,肯定就是一个标准,肯定就是一种褒扬。或许有人说一件摄影作品何必搞那么复杂?我说不然,只有单纯的头脑而无单纯的艺术。艺术作品它不只有美育功能,同时它还蕴含着教育、启迪、引导受众的社会功能。一件作品一旦公之于众,它就不会依据艺术家个人意愿,观众都会用他给出的答案去解读他的作品。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句话:一百个人心目中,会有一百个哈姆雷特。评判作品只求一点,其他可忽略不计,这让我有了这样一个合乎某些人逻缉的假想:有一山野猛兽正撕咬一人,恰巧被一摄影人拍摄到,出来的片子无论瞬间、构图、用光都抓取的“精彩之极”,无可挑剔,如按某些人的标准,这件作品理所当然该拿大奖,因为他们可以抛开惨不忍睹用自认为神圣的艺术的标尺去衡量这件作品,至于猛兽在咬什么那不关我的事。想这就是某些人意识中的艺术至上观吧。

  “摄影人不是交通警察”这话好熟,对了,不正是在这种意识的支配下才出现了南方某媒体摄影记者,雨中预先埋伏,不顾他人安危,抓拍路人翻入深坑“精彩瞬间”让人不齿的做法吗?这种观点还让我联想到在某届有影响的书法评奖中,如何对待一些作品中出现错别字问题,有人竟然辩称:错字何妨?书法家又不是文字学家。一派谬论。

  艺术用政治统帅的年代已过去,但这并不意味艺术作品就此不必讲求思想性。现如今是鼓励和尊重艺术家个性追求的时代,但同时也为广大艺术家提出了更高的命题:如何遵循艺术规律,同时又不偏颇?讲求作品思想性与艺术性的统一,该是我们应当遵循的一项重要标准。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