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文苑

铁的颜色

丹 青


  二○○五年七月的北京连续发出气象橙色预警;电力供应也发出黄色预警,近来旅游也标上了颜色——红色旅游广泛展开,当下许多事物都以色彩标志其状况。在接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日子,我见到王雁所著关于她父亲沙飞的书——《铁色见证》。

  铁为何色?

  铁红是宫墙的颜色,数百年来沿袭至今,环绕着京城的核心。但它不是铁色。

  铁可以是白色,比如马口铁;铁也可以是黑灰色,比如铸铁;铁氧化之后是红赫色。我不知道作者为什么要用这个书名,但在这本书里,可以看到铁蹄下的山河,可以看到铁血青年铁的意志,甚至可以看到沙飞最后那个清晨铁青的脸色。

  趁着今夏的热度,王雁一口气要出五本书,全是关于她的父亲。刚才来电话说明天就可以看到她自筹经费出版的画册《沙飞摄影全集》(此前我看到过这本书的电子文件)。

  史称沙飞是中国革命摄影的先驱,也有人说他是红色摄影记者第一人,但由于其悲剧性人生的结局,共和国前三十年回避了这个名字。国家开放了,许多观念改变了,这个名字又光明正大地署在照片下面,研究和关注沙飞的也越来越多。

  近二十余年,沙飞的战友、同事和一些研究者,尤其是他的家属,竭尽全力搜集了大量资料,写了许多文章介绍沙飞,使公众见到了很多沙飞当年拍摄的照片,在此基础上,王罹经过十多年的努力,终于让我们见到了一个有血有肉、有优点也有缺点的摄影人——沙飞。从摄影史的角度看,上述这两本书基本勾勒出沙飞的人生轨迹,为今后的研究者留下了宝贵的资料。

  历史是个立体的、经纬纵横的网状结构,摄影史亦然,一个摄影家就是其中一条竖线,多条竖线才能构成一个时代的侧面。只有经过资料的搜集、整理和研究工作才能使这条线清晰起来。王雁以沙飞之女的身份,为中国摄影史理清了一条线,这无疑是功不可没的,这也实在令我们摄影圈惭愧和汗颜。与沙飞同时代的那些摄影人,不是家家都有这样的女儿,于是我们目前还不能够清晰地看到那些其他的线,比如活跃于边区、解放区的吴印成、石少华等,比如生活在国统区的郎静山、舒宗侨等。

  在当今这个已经逐步富裕起来的中国社会,在每年耗资数以亿万计的摄影圈,应当有一个或是几个机构,不管是利用国家拨款,还是私人赞助,或者是各方集资,去从事摄影史的研究和出版。这个机构不能图经济之利,而要有利于人们全面真切地了解过去,有利于摄影未来的发展。

  也许这就是应当建立摄影博物馆的理由之一,让过去和现在有人研究,让历史的瞬间得以展示,让人们有机会在优秀的影像中间流连。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