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文苑

法摄影大师用镜头记录美

王志钧


  摄影起源于法国。1839年,法国人达盖尔发明了摄影技术。从此,在160多年的摄影历史中,法国一直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尤其是推崇人文的第一代摄影家。其中很多人已经成为公认的世界级摄影大师。亨利·卡蒂列-布列松就是其中杰出的一位,去年8月4日,这位摄影大师离开了人世。今天,让我们再次走进法国,追寻曾经震撼过世界的法国摄影大师的足迹。

  布列松:“在摄影中。最小的事物可以成为伟大的主题”

  布列松提出了摄影史上最著名的“决定性瞬间”观点。他认为,世界凡事都有其决定性瞬间,他决定以决定性瞬间的摄影风格捕捉平凡人生的瞬间,用极短的时间抓住事物的表象和内涵,并使其成为永恒。《玛丽莲·梦露》就是如此,布列松在梦露不经意间抓拍了这张照片,从这一凝固的瞬间里,人们看到了梦露的天生丽质和娴雅风度。

  布列松认为,摄影作品承担着重要的社会责任,每个摄影师都应具有尊严感,都应意识到:无论一幅摄影作品画面多么辉煌、技术多么到位,如果它远离了爱,远离了对人类的理解,远离了对人类命运的认知,那么它一定不是一件成功的作品。布列松的立意是高远的,但他选取的素材通常都是微小的。“在摄影中,最小的事物可以成为伟大的主题。”因而,他的相机对准的都是我们现实中可见的、熟悉的人和物,是他让我们发现,在这习以为常中有美和感动。《男孩》(1958)就体现了这种风格。它的题材并不重大,却是布列松的一幅脍炙人口的名作。一个男孩的两只手里,各抱一个大酒瓶,踌躇满志地走回家,好像完成了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照片中的人物,情绪十分自然真实,显示出布列松熟练的抓拍功夫。

亨利·卡蒂列-布列松 《男孩》
马克·里布 《埃菲尔铁塔上的油漆工》

  在布列松之前,摄影更多的是作为一门技术在发展,而布列松使摄影艺术成为自觉。任何大师都是可以被超越的,但有些人却是永远无法被忽略,布列松便是其一,甚至有些流派是通过批判他而形成的。但赞同他也好,不赞同他也罢,有一点无可否认:布列松以自己的职业尊严感借给了世人一双慧眼,让人们在自己身边发现了从前不曾发现的美,而真正的美与尊严,无需阐释。

  马克·里布和罗贝尔·杜瓦诺:用照片讲述巴黎的浪漫

  熟悉世界摄影作品的人一定知道马克·里布的《埃菲尔铁塔上的油漆工》(1953)。高高的埃菲尔铁塔俯视着巴黎城,一名油漆工正为铁塔涂漆,其动作和姿势如歌剧演员般诗意而优雅。这幅作品最初发表在《生活》杂志上,紧接着,很多刊物纷纷转载。马克?里布因之声名鹊起。直到今天,这幅作品仍然作为摄影史王的经典而被收藏和展览。看过它的人无法不回味它,因为它浓缩了一个民族的个性——浪漫、乐观、优雅。不需要任何摄影专家来讲解这幅作品的流派和主义,无论是业内人还是门外汉都会被其中的美所吸引。由此,笔者不得不相信柏拉图的那句话——“美之为美是因为美。”

亨利·卡蒂列-布列松 《玛丽莲·梦露》

  和布列松一样,罗贝尔·杜瓦诺也是一位纪实摄影家。杜瓦诺热爱巴黎,热爱生活在他周围的平民百姓,一生只以他所居住的巴黎为创作基地,在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抓取幽默风趣的瞬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平民摄影家。杜瓦诺最为人所知的是《市政大厅前的吻》(1950)。在55年前的巴黎市政大厅前,一对热情奔放的年轻情人难以自持,深情一吻。杜瓦诺将这一动人的场景永远定格在了一张黑白照片上。多年来,《市政大厅前的吻》被誉为爱情和浪漫的经典,许多人为照片中的吻所倾倒。时至今日,照片已被重印了41万次,成为世界上最流行的图片之一。今年4月25日,《市政大厅前的吻》的原版照片以15.5万欧元的价格被拍卖。

  有意思的是,这3位摄影大师中有两位与中国有着极深的渊源。布列松一生到过中国两次,都是中国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分别是1948——1949年,以及大跃进时期的1958——1959年,每次逗留1年左右。他第一次来,与国共政权即将更迭有关;第二次来与建国10年大庆有关。马克·里布则先后数十次访问中国,观察和记录了中国发生的许多历史大事。

罗贝尔·杜瓦诺 《市政大厅前的吻》

  摄影面临技术的挑战

  除了他们,爱德华·布巴、昂德雷·凯尔特兹、玛尔蒂娜·弗兰克等都是深具人文传统的法国摄影家。这些摄影家在法国的不断涌现,有诸多的原因。但笔者最想强调的是:人文主义的教育传统。这是一个太大的话题,也是欧洲文艺复兴之后所有重大的艺术成就都要追溯至些的话题。一旦人文主义精神不能占据文化的主流,那么就只能任神秘的超自然力或者冰冷的机器掌控我们的命运。布列松之所以受到人们如此怀念,就是因为他曾为我们争取到了属于人类的尊严和美。杜瓦诺是如此,马克·里布仍然是如此。

  摄影的诞生对绘画曾是莫大的挑战。绘画在这种挑战下不得不一次次转变理念,形成一股股艺术思潮,而如今,摄影也面临同样的困境。数码技术的发展对摄影提出了不可回避的挑战,它带来的视觉冲击使摄影显得不堪重负。这时,人文精神便成为应对这一挑战的重要法宝。法国摄影曾借人文精神在世界摄影界树立了自己独特的地位,而今天,在布列松去世一周年的纪念日里,我们忠心希望摄影家们能用自己的情感和思想战胜技术的挑战,继续感动世界。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