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文苑

我和“佳能”是情人

贺延光 文/图


  第一次知道“佳能”大约是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初,那时我刚成为一名职业摄影记者,除了在报社新买的“哈苏”、“尼康”相机外,我以前还偶尔用过苏联的“佐尔基”和“基辅”。当时,国产的海鸥就算高档货了,像“红旗”、“东风”仅听说并没见过,所谓可望不可及啊。

  知道“佳能”,是因为知道刘香成,那时他在中国年轻摄影记者圈儿里开始有了名气。有一本杂志的照相器材广告上,唇上留着一胡须的他胸前挂着一台Canon相机,身后是一队解放浑士兵,像是在天安门广场拍的。大冬天,威风凛凛,他双手紧握的那台“佳能”特别引人注目。

  但我真正和“佳能”结缘,是十多年后的1992年。那时,国内有100家单位,包括新闻媒介和名牌大学受佳能公司之邀,参加他们的新产品推广会。佳能的气魄令人咋舌。100家单位的人从全国各地飞到珠海,吃住在五星级酒店,得花多少钱啊,这笔银子全由佳能开支!这还不算,末了,还向每个单位赠送一套新开发的相机和镜头,又得多少钱?更没想到的是,这样的推销方式竟一连搞了三年!

  虽然佳能显得财大气粗,诚意十足,可我和不少人仍对他们“急起直追”的行为报有怀疑。因为,尼康公司毕竟打人中国市场已有十年之久了。但事实证明,佳能的营销战略是非常有远见的。

  很快,我们摄影记者的器材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我们自然要想,是继续和熟悉的“恋人”谈下去,还是干脆换个“情人”!那“恋人”十多年中并没和我们建立多深的交往,可这“情人”却每日里向我们大送秋波,有谁能经得起诱惑啊!终于,喜新厌旧的心态让我们下了决心。不仅是器材商的服务起了很大作用,更重要的是新科技含量高的佳能相机的“姿色”迷倒了我们。比如,佳能的超声波马达镜头自动对焦的速度极快,这对拍摄新闻的记者来说是求之不得的。

  记得有一次,从南京到上海,我在火车上正好与过去“恋人”公司一位朋友同行。我问他,你们的镜头为什么不如佳能的快?他透露说,超声波镜头的知识产权为佳能所有,日本相关法律规定,别人要完全使用,必须得六年以后。所以,我们现在只能使用那个超声波最佳段位之外的部分。我又问,那你们的服务为什么不如他们,你们的相机我用了那么多年,但你们的人从来没有和我们打过交道?他笑着说,佳能是私人企业,而我们公司是某某集团下面的一个子公司,集团是国有的,也不靠我们赚钱,所以就原来如此。

  我们使用的佳能相机从胶片的EOS-1、EOSlN-RS,到1999年花了26万元购置的两台佳能D2000型数码相机,再到以后的数码EOS-1D,一路“情人”之旅还是很美好的。

  十多年,佳能相机与我们形影相伴,风雨同行。至今,佳能公司每年都会主动地为我们免费检测相机,都会邀请我们参加他们的新产品推广会,并认真听取意见征询建议,其不厌其烦、热情不减的点滴行动,真让我这样的客户也深深地感受到了“生意不是一天做成的”道理。

  在这个不短的过程中,从佳能公司会说一口中国话的大段理,到汉语开始吭吭哧哧,以后流利顺畅的木村女士都成了我们的朋友,而他们手下的一干人马,也为中国天南地北的一大群专业摄影师和业余爱好者所熟所知。事情做到这么深入的程度,我不知道其他行业的情况,但就照相机企业来说,佳能在中国,到现在仍首屈一指。

  最近,我们又向报社递交了更换新一代佳能数码相机的报告,想着自己的“情人”即将焕发全新的面容和身段,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