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文苑

纱幕·正徐徐打开——当代中国人体摄影面面观

韩子善
  

  华夏文明,上下五千年,创造子无数人间奇迹。令子孙自豪。

  灿烂艺术,东西南北中,结出了累累东方硕果,为世人赞叹。

  然而,回溯历史,在人体艺术这个神圣而又神秘的殿堂里,由于封建文化、封建礼教习俗的阻隔,几乎是一片空白,几乎是毫无建树。

  有的只是对人体的戕害与亵渎。

  有的只是对人性的压抑与撕裂。

付 欣/摄

  “五四”新文化运动,高扬起了“民主与科学”的旗帜,刘海粟、吴印成等艺术家象普罗米修斯一样,点燃起了人体艺术的圣火,但又很快被顽固封建传统势力所扑灭。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领导人曾亲自批许美术院校设立人体写生课程,但在随后而来的“文化大革命"中却又被封杀。

  人体艺术在中国尚且举步维艰,更何况是人体摄影?

  “四人帮”的覆灭,使祖国获得了第二次新生。改革开放的春风,使文化园地百花盛开、生机勃勃,但“人体摄影艺术”仍是一个禁区。请看:

  1984年,在反对精神污染的清查中,全国不少省市的摄影工作者被审查以至锒铛入狱,其罪名均与人体摄影有关,或是收藏了人体摄影作品,或是翻拍过人体作品,或是拍摄过人体……。将人体摄影艺术作品与淫秽物品不分青红皂白地混为一谈,造成了改革开发后少有的冤假错案。

  1988年,一位共产党员投书《摄影报》,申诉了他在参加“国际和平年摄影大赛”时,以妻子为模特进行了人体摄影艺术创作,却遭到被迫要求写检查,停止党籍对待。《摄影报》为此特地邀请法律界人士依据法律条文对此事做出甄别。(见1988年3月17日至24日《摄影报》)

  滥用国法党纪的情况并未销声匿迹,堵塞引起的后果却又是狂热的泛滥。

  1985年,当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的“第二届国际摄影艺术展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开幕后,一幅瑞典摄影家拍摄的人体摄影艺术作品竟然在开展后不到半小时就被人窃走,出现难堪的空白。“物以稀为贵”的变态心理,竟使个别人在大庭广从下铤而走险。

  1986年,由于筹备“人体油画大展”等社会信息的传播及促进,由于打破禁区与获取经济效益的考虑,从年底开始,人体摄影画册竟相问世,半年之内,几十家出版社都以空前的高速度把价格昂贵的人体摄影画册送到读者面前,不论质量优劣、价格高低,一律受到青睐。

  这是物极必反。长期“左”的、禁锢思想,阴魂不散的封建幽灵,在改革开放之初重施淫威,使人们把正常视为反常,把庄重当成儿戏,从而形成社会上这样一个变异的怪圈:这边严加禁止,这边顶礼膜拜;那边鄙视诋毁,那边狂热欢迎……

  人体摄影艺术之所以被视为禁区,是因为素来有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名曰:不适合国情。

  实际上,在人体摄影艺术这个课题面前,我们面临着一个极其复杂的局面:开放与保守在这里形成对垒,文明与愚昧在这里进行激战,虔诚的美神塑造者被任意泼洒脏水,勇敢的艺术献身者被视为卑贱的自我戕害。两千年的封建意识积淀于当今一代人的文化断层,使得这个领域里艺术与淫秽混淆,珍珠与鱼目难辨。于是这个领域长期以来都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领域,一个被无形的枷锁禁锢的领域。

  确实,我国有我国的“国情”,两千多年来,我们的先辈为人们留下了光辉灿烂的文化遗产,但是恰恰在人体文化这一点上几乎是一片空白,因为从孔夫子到宋代的程朱理学,都是把人体视为非礼,视为丑物,从轻人欲走向了灭人欲。仔细寻觅,我们只能在《诗经》里听到那赞叹人体美的轻吟:只能在敦煌《飞天》里看到那飘渺的身影,至于那雍容大度的菩萨们则已被削去了性的特征,成了人体的变形,性压抑的象征。是的,在中国封建文化的层层积定中,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性的压抑,然而“食色欲”又是人的本能,是压抑不住的。于是在中国的封建文化中又形成了一股暗流,那就是性泛滥与黄色的文化产生。前者是在“存天理,灭人欲”的信念背后的纳妾与嫖妓,后者是“春宫画”与“淫秽小说”的绵延不绝。这明与暗的组合便是所谓的国情,其本质是正常情欲的被压抑与邪恶人性的泛滥。

  纵观近代史,从三十年代上海美专画模特引起的刘海粟与孙传芳的一场官司,到五十年代美术学院画模特需要党和国家主席做批示,到七十年代首都机场壁画上的一幅人体引起了几经反复的风波,到八十年代江苏一位陈姓姑娘因当模特儿被乡里人逼疯!这种种荒唐的事实都说明我们所谓“国情”的存在及其扼杀人性的残酷特征,这是一种渗透了封建毒素的“国情”,一种不值得奉若神明而应该抛弃的“国情”。

  在改革开放十年后的今天,人体文化得以张扬与发展,人体摄影得以破土而出萌,这无疑是我国经济发展与文化繁荣的结果,是社会文明进步的必然趋势。在经过漫长的社会文明演变之后,人们察觉到自己的个性情感长期被压抑被扭曲面苦闷彷徨,终于从艺术的再现于表现中找到了解脱,找到了认同。长期以来,人们就隐约地感到,在自然万物中,没有任何东西比人体更富有性格魅力,更富有力量,更富有美感的。人体有山岳的巍峨、大地的广博、河流的柔韧、树木的挺拔、花朵的娇艳……。对自身美的发现,对人性的尊崇,对生命的热爱使人们萌发了对人体美的向往。这种向往终归会以艺术欣赏与创作的方式予以再现与表现,以求抒发与交流。人们在这里看到的是一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一个人的世界,一个艺术的的世界。

  凭心而论,这纱幕十多年前便已被悄悄地打开。首先是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国际摄影艺术展览”上,少量的国外人体摄影作品已登台亮相。继而是在从中国摄影家协会举办的第十届全国摄影展以来的历次全国性摄影艺术展览上,以人体为题材的作品崭露头角,但又都已含蓄朦胧的面貌出现,大约是作者不愿引起太大的惊动。随后,在中国人像摄影协会举办的第八、第九届全国人像摄影展上,陆续出现了以人体为题材的作品。少数国内外摄影家,如张晓雄、柴志荣举办了小规模的人体摄影作品展;如郑宪章、张华铭出版了发行量不大的人体摄影作品画册。人们谨慎的控制着,数量,不要多;影响,不要大。人们小心翼翼的走进这块是非之地。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