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文苑

“城市摄影”系列论文之四

新时期城市社团组织的向心力


赵亚洲/文

  社团组织作为一种没有政府行为,但又在其政府制度下的一个组织机构形式,从它一诞生在这个社会制度下,就有了这个社会上的义务,而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它又有着不同的使命。目前,我国摄影界中的社团组织就有官方和民间之分,而在官方中又有着国家、省、市之别。在性质上都是群众性社会团体组织,形式上都冠以x x摄影家协会,而实质上它们并没有根本上的直接关系,而人们且总是习惯上把它们三家分个一、二、三……试想一下,这么多年它们之问又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利益?答案是没有。他们无非是在各个级别的政府下,用自己的影子笼罩着一批一批的摄影人,给他们发一个证,使这些人有了某某摄影家的荣耀。

  在当今以货币单位表示你的财富有多少的资本经济运转模式下的社会里,单一的社会组织的作用有多大呢?那种虚荣的称谓又有何用?如今社会要求的是能与同时代同步或今后历史能称得上的有价值的作品。作者已故但其作品却令人回味,其含义深刻,是社会的财富。凝聚摄影作者的人心,创作跨越时空好的作品是我们的目的。中国有句谚语说的是一根筷子和一把筷子的故事,讲的是团结就是力量的道理。而我们这次城市间摄影界的成都大聚焦也TF是这种团结力量聚集的真实再现。

  纵观过去几十年间社团组织的作用,初始期上个世纪50年代有些地方有社团组织,有些地方尚未成立,但他的主要功能且是不以政府的身份代表政府联络各界艺术人士并与境外社团进行交往。60年代由于文革各类社团组织停止活动。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是过去的社团恢复期和未有社团的地区成立社团期。其间主要代表政府主持各艺术门类的工作。诸如各类展览,发展有成就和有影响的摄影家为社团成员。90年代是大发展时期,社团已扩至各行各业甚至有的政府部门也成立了社团组织,一时间各色各样的的社团笼罩在整个社会的各个角落,而形式上无非是自办的各种各样的展览、大赛、发展会员。不管怎样,从事摄影的人都有了各自的身份,同时也推动了摄影的普及和发展。

  但在我国摄影组织广泛成立和各做自己活动的今天。我们还靠一个个城市的力量,一个个城市的社团组织机构,已不能适应当今大发展的大社会。大聚焦带来了大联合,大联合也要有大举措,怎样使各种城市的社团更好地发挥作用,使社团的人员更有向心力,我认为我们的组织活动、影展、比赛,要有创新,要有影响,并且成为摄影人的向往。并不是说参加了影展,比赛,就是社团会员了,那是各个社团自己的事。而大联合主要是要有高起点、高品位的摄影界的活动或赛事。如“荷赛”就是以新闻纪实为主的大赛,它就像当今摄影界的奥林匹克赛事,它是以一个基金奖励机制和荣誉来向摄影人提供竞赛平台的,并未说入选者就是“荷赛会员”了。另外还有普利策奖,联合国科教卫生组织办的各种专题大赛,各种组织的全球赛事等。

  从这个角度上,也就是说我们的大联合,不是一个单单的社团组织量的相加,应该是一些有目的的质的活动。我们可以创立基金会办一个“命名”的摄影综合大奖赛事,我们也可以根据社会的不同时期,不同的审美思潮,不同的选题举办大型的摄影活动或年展等等。

  只有这样,我们城市间的社会团体组织才能摆脱其他形式的影子,提高我们之间的向心力,共同发挥我们城市问摄影组织的作用。


  注:作者系郑州市摄影家协会主席、秘书长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