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文苑


卢广访谈

记者:首先向你祝贺此次获得荷赛大奖。据我所知,你在国内的奖项已拿过很多――从最高的金像奖到年度新闻摄影金奖、德艺双馨摄影家称号等,该拿的都拿了。这次获得世界最著名的“荷赛”一等奖,你的感觉有什么不同?

卢广:荷赛的奖是每一位自由摄影师、摄影家、报社摄影记者都渴望得到的奖项,所以大家在平时拍片时都有这样的追求:要多拍片、拍好片,去参加“荷赛”。所以,近年来,中国摄影师投稿荷赛的很多,我也已经是第五次了。参赛,首先要有好的题材,有好题材还不够,还要片子拍得好。其后,选片、编辑也很重要。这次我参赛,就选了一个好题材。

记者:听说今年是平遥国际摄影节的策展人法国的阿兰帮你选的片子。
卢广:去年平遥国际摄影节上我的这组“艾滋病村”的片子获得了2003中国当代摄影师欧莱雅大奖银奖,当时结识了策展人法国的阿兰先生。他在我这组片子中选了12幅参加今年中法文化年的摄影展,而这12幅也多是我平时编稿或送展时首选的照片。可能有一二幅是经他调整才选到这12幅中的,但也都是我自认为最好的片子。作为拍片子的人,选择时可能过于注重照片背后的故事,而别人看你的作品时,也许并不太注意你在照片下写了什么,而是看你拍的画面,更注重视觉的形式感,形式好了,就关注,不看别的。刚好今年荷赛有了这个当代热点类的奖项,而艾滋病一直是国际关注的热点题材,每一届荷赛中都有这类题材的片子入选、获奖,而中国河南艾滋病的情况也一直是受到关注的问题,国外对这个问题很了解,也有不少报道。

我这组片子国内发了五六十家媒体,也曾获过很多奖,但始终没引起河南省地方的足够重视,这次获奖也促使河南省政府加快了对这一问题的关注进程。过去,我也和一些民间团体和组织发起过一些关爱、资助活动,但民间的努力毕竟有限,还得靠政府来重视,来解决。

记者:获得了这个奖项,是否也意味着你的事业上了一个新台阶,走上了国际?

卢广:我觉得也不是这样简单的。摄影与其它像美术等不一样,画家达到了国际级的档次之后,可能越老档次越高,不会降下来,但摄影不一样。也有很多偶然性,如果没有时间下去拍很多片子,积累几张好的片子,如果你不努力或不认真工作了,马上水平就掉下来,因为你随便拍几张可能什么都不是。再有,摄影选题很重要,你拍到事件本身要很有意义,题材本身没有意义的话,你也拍不出来什么内容。所以你必须不断地去努力,做每一个专题都要全身心地去投入,这样才能不断地发现新的东西,发现你想要得到的东西。对于我来说,在我事业和精力都处于顶峰时期获得这个奖的确很幸运。所以我会更努力,要争取一个专题比一个专题拍得更好。

记者:但你却是第一个以这种纪实类焦点性题材获此奖的中国摄影师,这也是有关中国这类题材的第一个获奖者。
卢广:在中国拍这种纪实类焦点题材的人很少,偶尔在一些报纸上也能看到一些记者拍的纪实片子,但大多没有太多的深度。中国的自由摄影师很多,但多集中在服装、广告、公关等商业方面,拍纪实性作品的摄影记者也很多,但真正搞焦点类的凤毛麟角。焦点类纪实摄影难度较大,且需要的费用也很大,所以报纸上这种报道比较少。常常有这种情况,我和摄影记者一起去一个地方拍,他拍一天,回去后,一个整版发出来了,而我,可能要拍一年,我要不断地拍,直到找到我认为最好的表现方式为止。
记者:拍纪实类的焦点题材难度很大,我也是个摄影师,我对这一点深有体会,所以我非常佩服你,那么难拍的题材你居然都能拍出来。

卢广:拍这种题材首先要具备三个条件:时间、资金、毅力,缺一不可。有时间、有钱但没有毅力的人只能去拍一些娱乐性题材。有一种人有钱也有毅力,但没有时间,也拍不成。有时间有毅力但是没有钱,就只能在身边拍拍,题材很有限。其次,用什么方法拍到。像吸毒这个题材,是我所拍的题材中最困难的。但是我有一个体会,就是在最困难、最困难的时候,我就只想着坚持、坚持,再坚持一下。我知道,只要我脑子里“算了”的念头一闪,就完了,就永远也拍不出来了。可是当自己坚持下去的时候,就走进去了,一旦走进去了,就非常容易拍到你想拍的片子。进不去,就特别难。寻找什么方式突破,这是最重要的一点,一旦突破了,什么事都好办了。难得突破。现在报上媒体公开的一些地方都是我们曾经拍过的,没有公开的地方,拍起来很难。我拍艾滋病的时候,走了很多很多的村庄,没有一个地方有人告诉我有艾滋病,到哪里都问不出来,于是我就想,艾滋病肯定会死人,死了人就很可能有孤儿。于是我再到一个地方去的时候,我就不再问有没有艾滋病了,我问:老大爷,这里有没有孤儿?他说有啊,我说有的话我就帮助一个,他就把我带到一个孤儿的住处,我就把这个孤儿送到了学校。一下子,村民就看到了,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一个外地人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孤儿交钱上学――这个孩子已经在外边跑了一年多了,没有人给他交这笔钱。这样,人们就开始接受我,帮助我,于是我也才得已能够拍摄这个题材。

记者:以往中国摄影师在荷赛获奖好像都不是纪实性焦点类的作品,像第一个获奖的是杨绍明,他拍的是退下来的邓小平,第二个是中国新闻社记者王瑶,她拍的芭蕾舞课获得了一等奖,还有李楠,拍的是山东聊城少儿杂技学校,祁小龙,拍的是天津针灸。总的看来,这些片子都是日常、艺术或科技类的内容,偏重的是中国文化、中国艺术方面。我觉得像你这种焦点题材的作品获得的这个奖,份量很重,获奖也比较难。

卢广:其实获奖之后,我自己压力也很大。因为不是中国记者没有好片子,而是由于种种原因他们不愿意或者不能拿出来。你想想,如果这个片子不是我拍的,而是王文澜拍的,那么可能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影响,要在过去,很可能连工作也没有了。这里当然有怕的成分。生存毕竟是第一位的。过去也有不少类似的题材引起国际反响,但大都是外国人在中国拍的,这回是中国人自己拍的,有点自曝家丑的感觉,会让一些人不舒服。

记者:但是公众应有知情权,尤其是自去年非典之后,关于这一点大家都有了共识,所以我觉得你这种担心可以放下一点了。你刚才说,拍这种片子需要很多的钱,大家很想知道,你的钱是从哪来的?是否有赞助?

卢广:我的钱是自己赚的,是我出来拍片前花了六年的时间自己挣的。其实我一开始搞摄影就对纪实题材感兴趣,但是我越拍,就越发现没有基本的经济条件是坚持不下去的。于是,我就想,我要先挣够了钱再去拍自己想拍的东西。于是我回到了家乡,一边开影楼,一边拍广告。一直干了六年。那六年我一边赚钱一边拍。赚了钱,有了资金。

记者:没想到你在商业上也如此成功。但是当初你想没想过,也许商业上的成功会使你放弃纪实摄影?像开影楼、拍广告等,一般上道也不容易,一旦上了这个道,挣到了钱,有的人就收不了手了。还有的时候,像自己也许还有激情,但却不能放下手中的生意了,有时候都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好多人要靠你的营生吃饭呢。

卢广:是啊。我最多时候雇着二十多个人呢,后来慢慢地一个个解约,最后公司也关掉了。现在我还有影楼。

记者:你从事自由摄影好多年了,六年时间赚的钱怎么能用到这会儿?

卢广:我会省啊。我出去拍片子从不坐飞机,只坐硬座。

记者:节省开支只是一种方式,即使这样节省,开支也是不少的。

卢广:对,所以,我还靠稿费和奖金。我发稿的稿费还是很高的。我的奖金也不少。我和别人不一样在于,我拍了二十年了,技术、阅历都在顶峰时期,我拍的片子媒体都喜欢,发表率比较高。比如我拍血吸虫,花了一周的时间表,拍了之后我没有拿出来,等到过了一个月后,我又去拍,正好有一个当时我拍的人死了,正在送葬,结果,毛主席诗词里说的那些我都拍到了,大肚子的,小孩子被感染正在救治的等等,别人没拍到的,我都拍到了。让媒体感到好用。比如《东方早报》,给了我一个跨页。稿费也高了,这组片子,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让我挣了一万元左右。北京有一些大报,稿费也还可以,当然是给那些高质量的片子,比较尖锐的题材。在这以前稿费较低的时候,我主要靠比赛,参赛得奖的奖金要多一点。

记者:这正是我要提的下一个问题。由于国内稿酬比较低,有的摄影师就专门为各种影赛拍片子,一旦获奖,就能有一笔不小的收入,可以用来维持拍片甚至购买新的设备。而且,另一方面,比赛获奖多了,往往同时也就有了知名度,也就可能得到更多的机会发表作品,获得较高的稿酬。所以各种影赛都有不少追捧者。这是否也是中国摄影爱好者的一个独特的现象?你自己是否也是如此走向成功的?

卢广:你说的这种现象是存在的。这种现象也不单是中国有,国外的摄影师也有这样的情况。比赛是一件相当好的事,奖金比稿费要高许多,如果有可能,谁也不会放弃这种机会。但也不是谁都能成功的。因为第一参赛照片质量要好,第二,内容要好。我认为,每个评委都是有良心的,他们都懂得摄影师的用心。当然也有时会考虑政治因素不能给比较尖锐的题材一等奖,但也会给一个二等奖,一是他们懂摄影,知道这种片子拍起来很难,能拍到、拍成这个水平很难,二是他们也大多是有责任感的,也希望片子所反映出来的问题得到重视和解决。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这次获奖也可以说是钻了一个空子。中国没有人送这种片子参加荷赛,所以,我猜荷赛的评委也许想让这些好照片有一个示范作用,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些事情,促使有关方面重视这些社会问题。

记者:之所以去拍这种题材我想也应该是出于一个摄影师的社会责任感:通过你的作品,唤起了世人的注意,改变了某种现状。

卢广:是这样的。像我们后来的工作,还有一些是关爱行动。一个是宣传,同时通过我的拍照消除人们对艾滋病的恐惧;第二,引起社会和政府的关注,使更多的人关心、照顾他们;第三,帮助他们。大量的工作还是救助孤儿,病人拍的不多。我们的目标最重要的还是要争取政府的帮助。现在政府已经开始了救助,河南政府已经派干部去了。我这组片子获奖以后,河南省政府有了不少的压力。对我来说,看到政府终于有了动作,我很欣慰――再不去,就晚了。

记者:今后您参加国内的比赛会不会少一些了?

卢广: 不一定,要看情况,还会参加的。

记者:在哪儿能看到你的这些照片?

卢广:我自己有一个网站阳光聚焦图片网。这个网建立之初都是我的作品,慢慢地也放上一些朋友的作品。像新闻网站。我们这个网站有一个特点,就是突出图片故事和专题。合作的摄影师有一百多个。现在问题是拍的多,好的少。所以,有的摄影师给一张两张我们都不想要,我们需要多一些。拍好了一组就够了。真正好的图片,一组二组就够了。我觉得每一个摄影师都应该有一个网站,主要是为了交流,特别是与图片编辑的交流。中国的摄影师很少有编辑与他们沟通,在国外这种合作很多。

记者: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以后经常合作。也期待着你拍出更好的片子来。

  相关文章:

    ·卢广摄影作品欣赏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