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使用画家


  前几年大家都在争论国画的底线问题,本人认为这个问题是一个“假问题”,无论是笔墨,还是笔墨等于零,都是在说国画的不同程度的底线。讨论这样的问题显得无病呻吟。因为只要我们还在使用墨、国画色借助毛笔之类的软性笔或者硬性笔在国画纸上进行涂抹,就不可能存在国画的底线问题,如果现实中确实已经有部分中外画家在使用中国画纸进行油画创作了,而且这样的现实也已经被很多人所接受,那么,看来就有必要讨论中国画的底线问题了。

  所以,那样的问题是一个“假问题”,假就假在没有任何材料变化的现实基础,国画的底线只能是一个空想。

  我自己自作主张制作了这样的所谓“画布纸”,任何纸张相信您只要试一下就知道它的性能了,这种的所谓“画布纸”经过7道手工制作而成,选用了南方富有地方特色的民间材料,能很好地与布结合而不脱离,通过几年的观察,材料稳定性很好。虽然这种所谓“画布纸”没有原纸那样好的渗水性,但是较好地保留了国画纸对国画色和墨的很好的吸附性,对其他的水溶性颜色也都有很好的吸附性,厚重耐磨,适合水溶性现代绘画练习和创作,您可以放心地做各种水溶性色彩的泼洒效果,可以进行像油画一样深入刻画和反复擦洗,也可以在上面进行纸张的粘贴,甚至可以用力皴擦而不必担心纸张会烂掉。

  用这样的方法也可以装裱已经完成的国画作品或者书法作品,不同的是,这样装裱出来的就不是卷轴了,而是架上绘画,可能用油画框装一张楷书作品也是一件可以尝试的事情。

  画布纸的尝试就是材料的尝试之一,这种尝试已经和传统有区别,这样的区别可能是缺陷,也可能是特色。顺着这样的缺陷或特色,我们在将来的某个时候可能真的要讨论国画的底线问题了。

  可能我言重了,见笑。

  欢迎垂询样品

                                杨秀标
                             乙酉年夏月于南宁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