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名作赏析


聊城少儿杂技学校

李楠 摄 

  《聊城儿杂技学校》的诞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当初,李楠是与几个影友相约一起去拍摄的。两天后,同伴们准备打道回府了,他却觉得意犹未尽。于是,送走同伴后,他又返回杂技学校,给自己制定了更为严格的拍摄要求:细拍、精拍,拍出东方文化的独特韵味。由于现场光线较弱,他支起三脚架拍摄,以求获取更为扎实的影像。小学员们刻苦训练的精神深深打动了李楠,他不停地揿动着快门,抓取着一个个精彩的瞬间。10天中,他竞不知不觉地拍进去20只“富士”彩色负片、6只“柯达”彩色反转片和10只“柯达”400。黑白胶片,直到从心里满意为止。

  从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个中国人十分熟悉的练功房里,两个女孩正在练习“高车踢碗”的杂技节目。老式的壁灯、倚墙而立的打气筒、破旧的板床、粗糙的墙壁和水泥地面都与女孩全身心投入的神情、优美的踢碗动作形成强烈的对照。还有那些空中飞舞的小碗,更造成人的悬念,增添了作品的趣味感。这张平实无华的作品无疑回答了许多外国人急切想得到的答案中国就是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培养出了在世界上拿金奖的一流杂技人才!

  《聊城少儿杂技学校》摘取了荷兰第39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简称“荷赛”)艺术类(单幅)一等奖的桂冠。这是继1987年杨绍明的《退下来以后的邓小平》(系列摄影)在第3l届“荷赛”上获得新闻人物系列三等奖,实现中国摄影记者在“荷赛”零的突破以后,又一位中国摄影记者获取的最高奖次。李楠的成功得益于他这种“苦练”一般的锲而不舍的精神,“把文章做透”的精神和勇于创新的精神。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