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名作赏析


晚  境

(1983) 连登良

  谁都有过这样的体验。:一幅优秀的艺术作品,它不定有奇巧的构思和绚丽的色彩,然而它却象一块强力的磁铁,以自己深沉的思想和无华的格调长久地吸引着你,撩动你的感情,诱导你思考。获《第二届国际摄影艺术展览》金牌奖的《晚境》,就有这样的艺术感染力。

  一位苍苍白发的垂暮老人,拄着拐杖,佝偻着上身,坐在广场一角的廊台石柱旁,眯缝着双眼,凝视着远方。面前,两只灰色的鸽子在悠闲地踱着步子。一切似乎是安谧的。然而,当你仔细体味时,安谧下却掩盖着浓重的孤寂!孑然一身的老人,你是飘零他乡的异客?还是身居闹市而被人遗忘的长者?你曾跋涉过漫长的人生旅途,如今留下的除了疲惫以外,竟没有半点慰藉?你是在凝神中追忆昔日的伙伴,还是在冥想中杯念远离的亲人?“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抒发的大约就是他此时的心境;“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叙诉的大概就是你此刻的情涛。

  我觉得;《晚境》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它通过生动的艺术形象,表现了摄影家对于自己生活的那个社会的清醒认识,和对下层人民不幸的沉挚的同情。在构图上,连登良先生为了完美地表现自己的创作思想,有意用绝大部分的画面去表现廊柱的巨大;这样,相形之下,老人益发显得萎顿。体积大小的鲜明对比,画面产生一种空旷压抑的气氛;一对悠然踱步的鸽子反衬着老人的形影相吊,收到了‘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艺术效果。在造型手法上,作者利用具有局部中途曝光效果的彩色暗房加工特技,一方面改变其画面中原有色调,使阴影部分转化为单一的蓝色,以渲染寂寥凄清的情调;另一方面,那白色细碎的‘麦凯线’,和人物主体、向阳石柱所保持的原有丰富色调,产生了繁与筒、柔与刚、冷与暖的对比,突出了主体,丰富了画面线条组合,使柱体更具立体感.另外,垂直柱体的明暗和冷暖的变化与体积的递减,加上柱子颜色的依次加重,形成了一种渐趋减弱的节奏,十分贴切而传神地衬托出老人孤寂的内心世界,深化了主题和意境.欣赏《晚境》使我们更加懂得‘艺术首先必须是艺术,然后才能够是社会精神和倾向在特定时期中的表现’(别林斯基)这样一条艺术规律。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