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名作赏析


西伯利亚的石油

(1963) A·普季琴

  普季琴拍摄的《西伯利亚的石油》这幅作品,立意深刻,构思脱俗,情趣隽永,为苏联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著名的写实摄影作品。一般以油工业或石油工人为题材的作品,总不外着意刻画钻井林立的壮观,泉涌般喷油的气势和满身油污的石油工人的英姿——本作品却不然,摄影家以诗人的灵气,另辟蹊径。画画中竟不着一人,不着一物,只着意刻画一双黝黑的双手捧着一掬原油,和原油中那清晰的钻井倒影。不仅点明了环境,还交待了表现对象更难能可贵的是,让你通过上述精到简约的艺术形象,体味到石油工人打出石油时无比的激动、喜悦和幸福,以及对自己职业的自豪。这种不着一语,而境界全出的艺术效果,令人耳目一新,耐人寻味。读之如啖橄榄,愈嚼愈有味儿,且余味无穷.这种艺术表现力,我国古典美学理论谓之为‘意在象外’的含蓄表现。要取得‘意在象外’ 的表现效果,并非易事,一要求作者有着丰富的修养和非凡的想象力以及出众的审美水平;二是要有广一博的生活知识。这样,你才能在拍摄现场里的许多细节中选择内涵丰富、并和‘意’高度一致的‘象’。换言之,选择细节的典型性是至关重要的.设想一下,如果画面中没有那钻井的倒影和粗壮的双手,这将是一幅怎样的作品!

  应该指出,这幅作品的奇特想象,恰到好处的夸张、白描的手法,以及以小寓大、以情寓景的艺术处理,都达到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程度。这不能不使我记起我国唐宋年问一些著名诗人的诗句:

  月点波心一颗理珠。
        白居易:《春题湖上》
  大瓢贮月归春瓮,
  小杓分江入夜瓶。
        苏轼:《汲江煎茶》

  你能说它们在艺术的意境上没有异曲同工之妙么?诗人的才华更多的表现在炼句上.而这幅摄影作品的作者却用这些刻意求得的细节去铸造意境一种诗的意境、画的意境,一种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审美境界。在造型处理上,作品也有独到的过人之处。特写,使主体充满了画面,除求得清晰细节的表现外,还用来增强艺术形象对欣赏者视觉的冲击力,以达到作品具有必要的心理震撼强度。背景虚处理,去掉了不必要的纹影,便于读者集中注意力;深色调,赋予作品以深沉而又厚实的感情色彩。所有这一切,如此和谐地组合在画面里,使作品就象磁场样,吸引你,让你在心灵深处产生持久的审美感应。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