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名作赏析


终  点

(1893)A·斯蒂格里茨

  A·斯蒂格里茨无论在摄影艺术发展史中,还是在摄影美学史中,都是一位值得大书特书的人。当影坛正盛行着“要与造型艺术的美术相一致,(伦敦皇家摄影协会会长s· v·牛顿1853年语)的摄影审美观念和审美标准时,他已经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继续着 D·O·希尔与R·阿丹森的绘画主义摄影的写实精神。1889年,当P·H·埃默森在当时“自然主义艺术所以控制了整个趋势,是由于自然科学的世界观取得胜利,是理想主义和传统精神被合理主义,技术万能主义的思想所代替的缘故” (L·J·霍兹语)的背景影响下,在摄影艺术领域向绘画主义发起决定性攻击后,还是他吸收了他们理论中合理成份,即充分发扬摄影和其审美特性,使之成为一门真正独立的艺术门类,从而完全揭开了廿世纪摄影艺术新面貌的帷幕。

  《终点》这幅作品,是他在1887年创作的,和他一生中获得的150块奖牌中第一块奖牌的《闲聊天》一样,从生活中直接猎取题材,在生活中直接发掘美,以生活原来面貌反映生活,尊重并发挥摄影自身的造型潜力,不完全借助后期加工。作品所表现的是纽约银座五号街的铁路马车车站一个普通的场景。1893年2月22日,大雪飘飘扬扬,整个纽约一片银装素裹。为了获得理想的光线效果,他在大风雪中整整等待了三个小时,终因光线条件太差而作罢。第二天,总算雪霁风停,街道仍白雪皑皑。摄影家一早就带着一架从朋友那里借来的4×5厘米的小型照相机出发了;当他到达座落在五号街上旧邮局前的哈莱姆铁道马车站时,被眼前那幅与周围仍很寂静的街景形成鲜明对比的生气勃勃的景象所吸引——弯道处,马车已整装待发,几匹骏健的驾马喷着热气。热气在寒冷中聚集成雾,飘浮在空中;驭手正在作着最后一次的检查。纽约刚在严寒中苏醒!这是多么有意味的一刻,于是他挑选好角度把它们拍了下来。作品不仅瞬间把握极佳,真切自然、气韵生动;而且细节处理影调表现和构图都很有特色——浮荡在空中的热气与覆盖在屋顶和地面上的积雪相呼应,一起点出了天气的冷彻,且衬托出马匹的身影,使画面形成很好的空间感。背景上左侧向邮局的大门,本来使画面失去重心,但由于摄影家巧妙地利用铁轨的引导和马匹的朝向所形成的一条趋向右前方的“弧线”,从而重新构筑成视觉平衡。当然,从技术上看,作品银粒粗了点·但当知道创作这幅作品距离G·伊斯曼胶卷发明才三年,又是从小底片上放大制作出来的时候,我们就不会苛求了。由于这张作品的问世并获得成功,A·斯蒂格里茨也就成了摄影史上第一个使用小照相机,在不干涉对象的情况下进行创作的摄影家。我们知道1889年以后,H·P·罗宾森提出“软调摄影比尖锐摄影更优美”的美学主张支配了当时的摄影艺术界,出现了被摄影艺术史家认为是绘画主义分支的印象派摄影,像A·斯蒂格里茨《终点》这样“清晰”的纪实作品,自然引起争论。但他却坚持自己的创作信念和艺术主张,说:“结局是唯一公平判标准·为了得到所期望的结果,是允许选择任何技术手段的”。历史证明,A·斯蒂格里茨是正确的,他的创作不仅使绘画主义摄影与写实摄影结合,而且也导致了摄影艺术史上有独特审美价值的新流派——纯粹派的诞生。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