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摄影旅游


一根草芯的吸力——红原若尔盖草地

凸 凹

水草丰盛的草原   大军 摄

  “爬雪山,过草地……”成都西北边那片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的草地,总是从毛泽东的诗抄里、《东方红》的曲调里和党史的书页里走出来,平摊在湿漉漉的绿风中,让咱们那群衣衫灰白、步履踉跄、意坚如铁、向着共产主义奔走的红军走在上面,与五十年后的场景叠加、交融在一起,出现在我们眼前,无法挥去。

  这片草地无疑已成为红色的磁场,它的每一根草芯无时无刻不散发久远的悲壮、枪声、欢呼和遐想,将我们往早根里拽。见她,最好先穿过九寨沟、黄龙两道美丽的屏障。早晨从成都出发,经绵阳、江油、平武,翻杜鹃山,沿途川北风光、藏羌风情尽皆入境,10来个小时400多公里用毕,当天夜宿九寨沟沟口。九寨沟由层层叠叠、大小迥异的高山湖泊、瀑布群、激流、钙化滩流相连相串,形成中国惟一、世界罕见的高山湖泊群。对于沟沟寨寨美丽画面的描述,我一时竟被过多的美丽哽咽,一时所想的只有八个字:仙界蜃景,人间梦幻。

  从九寨沟“转场”至黄龙风景区去的途中,我们走近红军长征纪念碑。红军长征纪念碑园区地属松潘县川主寺镇元宝山,位于九寨、黄龙两个“世遗”的必由节点上,由主碑、大型花岗石群雕、陈列室三部分组成,是阿坝红色线路里重要的长征景点。主碑背抵雪山,面拥草地,其势恢弘壮观。红军陈列室造型别样,门厅两侧悬挂着10余块中央领导和红军老前辈题词的楠木匾额,室内陈列着反映红一、二、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征站历程的展品及各地修建的长征纪念物照片,在黄龙,访遍迎宾池、飞瀑流辉、洗身洞、盆景池、黄龙寺、五彩池等众多景点后得知,也许,用美去形容美,恰恰是对美的抵消、抄袭和损伤因此,我且不着一辞。“人间瑶池”海拔3900米左右,爬上山看她的时候,头脑一阵昏眩,以达减肥体重标准的我呼吸急促,瑟瑟然竞不能把持。

  终于到了用枪声打出了大声名的“红原—若尔盖”大草原。

  1935年4月至1936年8月,正是这长达16个月的红色时段,铸就了红色阿坝。16个月里,中国工农红军在阿坝州境内的汶川、理县、茂县、黑水、小金、马尔康、金川、红原、若尔盖、松潘等地掀起红色风暴,爬雪山过草地,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围追堵截,将革命的火种撒遍藏寨羌乡,留下了如小金两河口、黑水芦花、松潘沙窝和毛尔盖等众多革命会议遗址,同时还留下了茂县土门、汶川雁门关、若尔盖包座等众多在红军长征史上著名的战役遗址。而“过草地”,是其中最著名的手笔。这些红色景点,加上夹金山、大草原、九寨沟、黄龙、四姑娘山、卧龙等绮丽独有的自然风光环境,使阿坝州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的“红加绿”旅游新格局,可谓魅力十足。

  红原县1960年建县,“红原”之名为周恩来亲自所取。全县幅员面积8400多平方公里,自然景观独特,资源丰富,素有“高原金银滩”之称。若尔盖县幅员面积10436平方公里,境内红色文化丰饶。红原若尔盖草原位于两县境内,它是当年红军长征“过草地”的主体区域,是四川省最大、离成都最近的草原,状如一只欢快奔跑的肥羊,面积近3万平方公里,由草甸草原和沼泽组成。草原一马平川,一望无涯,人烟稀少。鹧鸪山面南耸峙,山顶积雪广大。原始森林与雪山草地、河谷农业相映成辉,草地连绵,积水生沼,形成我国三大湿地和三大草原牧区之一。湿地上聚集着黑颈鹤、黄鸭、斑头雁和金雕等飞禽。草地中星星点点散缀着被小河们牵着的无数小湖泊。夏季是草原的黄金季节,天地问绿草如甸,百花锦拥,芳馨贴肤,天高气爽,看得见很远很高的小鸟那些天空的雀斑。纵马草地,如诗如乐的“宇宙中庄严幻景”黄河九曲第一弯,每条木纹都蕴涵无穷藏传佛教神秘文化色彩的郎木寺,驰名川甘青三省、男女同池沐浴习俗沿袭至今的降扎温泉,珍稀动物众多的热尔湿地和美朵湖,尢不让“马蹄南去、人北望”听牧歌扬鞭,钓黄河野鱼,观梅花鹿牧场,宿帐篷宾馆,撷森林山菇,闻飘香奶茶,饮纯正青稞酒,藏羌风情把我照得通体清澈透明。

  行走草地,耳畔总有当年的枪声响声。1935年8月,红军征服雪山后,党中央在毛尔盖召开政治局会议,决定红军第一、第四方面军分别在毛尔盖和卓克基集中,混合编为左右两路军,在中共中央统一指挥下,继续北上过草地。右路军在毛泽东、周恩来、徐向前、叶剑英等率领下,从毛尔盖出发,绕过松潘穿过草地向班佑前进。左路军在朱德、张国到焘、刘伯承等率领下,由马塘、卓克基出发过草地向阿坝地区开进。

  声名赫赫的“包座战役”遗址如今呈现在眼前的是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1935年8月29日,到达班佑的右路军发起“包座战役”,攻占包座,打开了红军北上的道路。声名远播的“巴西会议”固化在触感中的是山坡、草地交割处几座斑驳的土房。会址所在地原名班佑寺院。中央红军穿过茫茫草地到达巴西后,党中央在这里召开了5次重要会议,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与张国焘展开了长征以来最为激烈的路线斗争。

  由红原返回成都的途中,灌木厚实的古尔沟,317国道旁的红叶风景区米亚罗,高瘦古朴的碉楼,“东方古堡”桃坪羌寨,唱着山歌的藏羌少女……这一切,像一把时间的木梳,在轿车掀起的山风中一遍一遍梳理着红色的思绪。不走重复路,从始点回到始点,“红色草地行”是圆满的。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