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摄影旅游


廊桥遗梦


高金兴 图/文

千乘桥(屏南),木拱廊桥,始建于南宋理宗年间。
(哈苏503CW,CFE80mm镜头,光圈F22,速度1/4秒)

  拍摄古廊桥缘于一次偶然。我在拍《即将消逝的连家船》系列照片时,偶尔看到了古廊桥,安静、苍凉、落魂而不失高贵,象一个个远去的王朝。当时我就萌生出一种想法,要拍遍中国所有的古廊桥,拍出最全面最完整的古廊桥,用镜头留住廊桥的历史,宣传保护古廊桥,不让它们在风雨里飘摇。

  于是我开始通过登录互联网“查县志”挨村地走,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利用业余时间,探寻了一百多座古廊桥,拍了一百多个胶卷。

  但是,要拍好、拍全古廊桥很难。

  首先,许多古廊桥特别是古道廊桥都位于崇山峻岭之中,道路艰险。如浙江泰顺的“三条桥”,福建屏南的“百祥桥”、“龙井桥”,寿宁的“杨梅州桥”都在深山老林之中,十分偏僻。下车后,肩上扛着几十斤重的摄影器材还需翻好几个岭,最远的来回要走几个小时的古道山路。由于行人稀少,杂草丛生,我特意穿上的长袖衣衫经常是伤痕累累。为了拍摄古廊桥的全貌,我多次走到桥底,廊桥有的高达20多米,坡陡且没有路,遇上雨后草湿路滑,随时都可能滚下去。整个过程只能用四个字来概括:摸爬滚打。

  其次,拍摄时机难把握。古廊桥一般在山涧里,要拍到好的光影效果,特别是旭日、晚霞的时候很难。朝阳和晚霞像是考验摄影人的毅力,有时等到太阳偏西,还等不到暮云;有时清晨五点起来,直到日上山岗也不见朝霞。

  再者,古廊桥的造型差异不大,要拍出每座桥的特色很难。这不仅仅是摄影技巧问题,还考验拍摄者对古廊桥的认识。为拍出每座桥独特的内涵,我从当地的县志中、与村民的交谈中尽可能地了解了古廊桥的历史、特点,不断思考,寻找不同的角度,抓住每一个拍摄细节。

  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我往往惊叹于古廊桥之美,为古人的智慧所深深折服,同时又为古廊桥的现状而忧心忡忡。因为在拍摄过程中我不断看到,有的古廊桥两边的木板不见了,不知是被偷走还是被破坏了,原来可以遮风避雨的古廊桥变得四面透风;有的古廊桥桥面上的木板腐烂了,从桥上走过可以看到脚下的溪水哗哗地流过,让人心惊胆战……于是,保护现存的凝结着历史的廊桥,保存历史悠久的桥梁文化,保存世界桥梁建筑遗产,重组她的经典文化成为我愈来愈强烈的愿望。

  为了更好地宣传、保护好古廊桥,我还十分注意做好有关古廊桥资料的收集工作。在拍摄过程中,我还随身携带DV摄像机,把去过的每座桥的全貌拍下来,包括桥的环境、内部结构、摆设的神龛等,并请当地人对古廊桥作详细介绍。整个拍摄过程下来,我已不折不扣地成为了“古廊桥迷”。

  贴士
  
  “廊桥”顾名思义,就是有廊屋的桥,在我国已经存在了近千年。廊桥既可以保护桥体不受侵蚀,又可为路人遮风挡雨、避暑纳凉,有的廊桥还有供人暂居的房间。廊桥又称作蜈蚣桥、厝桥、屋桥、廊屋桥或风雨桥。廊桥的结构类型多种多样,主要有木拱、石拱、木平和石下四种,其中又以木拱廊桥居多。

  我国廊桥主要集中在浙闽边境,除目前大家都认为的分布于浙江泰顺、庆元、景宁、福建寿宁(即“景泰寿庆”)四县外,还大量分布于福建省屏南、泉州等多个县市。目前,全国保存完好的木拱廊桥不足200座。由于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且许多廊桥因为木质结构难以维护,所处地域群众又欠缺保护的意识和力量,留存数量正在逐年减少。

  亭下桥(古田),石拱廊桥,始建于清宣统年间。(哈苏503CW相机,Cfi250mm镜头,光圈F22,速度1/125秒)
  三仙桥(周宁),石台木拱廊桥,始建于明成化三年(1467年)。(哈苏503CW相机,CFE80mm镜头,光圈F22,速度1/30秒)
  江墩桥(屏南),木平廊桥,始建于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哈苏503CW相机,CFE80mm镜头,光圈子F8,速度1/15秒)
  庵前桥(屏南),石拱廊桥,始建年代不详,清咸丰元年(1851年)重修。(哈苏503CW相机,CFE80mm镜头,光圈F22,速度1/60秒)
  古廊桥(寿宁),始建年代等不详。(哈苏503CW相机,CFE80mm镜头,光圈F8,速度1/4秒)
  惠风桥(屏南),木拱廊桥,始建于清康熙年间。(哈苏503CW相机,CFE80mm镜头,光圈F22,速度1/90秒)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