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 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摄影动态 


十年摄影官司终胜诉

陈贻林


  十年间,摄影家李振盛两度状告作家冯骥才《一百个人的十年》

  侵犯其著作权,从南京到北京,同一案由两次判决结果截然不同。

  冯骥才:“如出一辙的案子,11年前我胜诉,11年后却败诉了”。

  2005年5月27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冯骥才不服一审判决提起的上诉案作出了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至此,李振盛状告冯骥才《一百个人的十年》侵权案终于划上了句号。这就是说冯骥才必需遵照终审判决同另外两名被告一起承担登报赔礼道歉和经济赔偿的责任。

  2003年7月,时代文艺出版社经冯骥才授权,出版由北京牧童之春文化公司策划编辑的《一百个人的十年》(插图本),将李振盛公开发表的均有署名的四幅“文革”照片批斗四类分子、群众斗群众、给黑龙江省长李范五剃鬼头和批斗和尚盗版侵权使用,事先未经作者允许,出版时未著作者姓名,也未注明出处,出版后亦未支付稿酬。无独有偶,十年前,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一百个人的十年》时曾盗版使用李振盛的四幅“文革”照片,由此引发一场摄影著作权官司,该案被国内外媒体称之为“中国摄影侵权第一案”。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4年4月8日公开审理此案,审判长沈亚峰当庭宣读的“庭审小结”认定:“江苏文艺出版社在《一百个人的十年》一书中擅自使用李振盛的四幅照片,未得到李振盛的同意,也未署李振盛的名字,构成了侵犯李振盛摄影作品著作权的事实;冯骥才没有明确表示反对在他的著作中使用未署名的他人照片,也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令人无法理解的是,此案庭审后竟拖延了一年之久才迟迟做出判决,南京中院和江苏高院均将“冯骥才也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改为“冯骥才作为文字作者,没有法定的审核义务,故不构成对李振盛著作权的侵害”。李振盛曾多次明确指出:庄严的法律遭遇案外因素的严重干扰!

  十年后,李振盛再遭侵权,冯骥才又成被告。在北京二中院的庭审中,李振盛提供大量证据并当庭播放录音,证明冯骥才是在明知的情况下默认故意侵权行为。法庭调解时,李振盛当庭善意表示:“只要冯骥才说一声对不起,我就撤诉!”面对李振盛的这份诚意,冯骥才接受媒体访谈时说:“我凭什么要说对不起?”对其侵权行为一概不认账,一如他在《答辩状》中所说:“侵权如否,都与我无关。十年前我没有侵权,这次依旧没有侵权。”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04年12月1 7日就李振盛状告冯骥才侵权案做出一审判决,《民事判决书》认定:涉案《一百个人的十年》(插图本)一书便用了李振盛享有著作权的四幅摄影作品,未予署名,亦未支付稿酬,对李振盛享有的署名权、复制权、发行权及获得报酬权构成了侵害。被告冯骥才系该书的作者,虽其主张只是文字作者,并与时代文艺出版社在出版合同中约定该书选用的插图版权问题由出版社解决,但该合同双方的上述约定不能对抗所涉插图照片的权利人;且江苏文艺出版社在出版《一百个人的十年》时,李振盛曾与其所著图书使用的照片产生诉讼,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对此进行了处理,其应对所著图书使用插图照片涉嫌侵权有所警示;现就其相同文字作品《一百个人的十年》再次出版,并仍然选用了李振盛享有著作权的照片,且未经许可,未予署名,虽照片由时代文艺出版社及牧童之春公司选取,但冯骥才作为《一百个人的十年》(插图本)出版合同一方的作者,其此时对该书使用涉案照片的行为具有主观过错。综上,对涉案侵权行为,冯骥才应当与时代文艺出版社和牧童之舂公司共同承担民事责任。

  冯骥才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在《上诉状》中全盘否定一审判决对他侵权责任的认定,依然是他自本案审理以来的一贯态度:侵权与我无关。他上诉的理由是:1、其没有权利和义务选取照片,事实上也没有参与照片的选取,故对照片选用中存在的侵权问题不应承担责任。2、其仅仅是该书文字部分的作者,对书中使用照片没有法定的审查义务。3、一审判决将其列为第一被告,极为不当。4、书籍的出版、发行是出版社的行为,一审判决判令其停止出版发行侵权图书是错误的。请求二审法院:撤消原审判决中对冯骥才的判决,驳回李振盛对冯骥才的全部诉讼请求;由李振盛承担二审相关诉讼费用。

  2005年4月12日,北京高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庭审中,冯骥才的委托代理人来斌、牛同栩步步为营,百般辩解,始终坚持冯骥才侵权与我无关的立场。李振盛及其委托代理人陈俊寸步不让,据理力争,认定冯骥才在本案中负有不可推卸的侵权责任。

  北京高院在(2005)高民终字第314号《民事判决书》中指出:经审理查明,被《一百个人的十年》(插图本)一书侵权使用的“批斗四类分子”、“群众斗群众”、“给黑龙江省长李范五剃鬼头”和“批斗和尚”四幅照片曾在相关刊物上发表。2003年6月,时代文艺出版社与冯骥才签订了该书的出版合同。双方在合同中约定,时代文艺出版社尊重冯骥才确定的署名方式,本书所选用图片版权由时代文艺出版社解决。

  《一百个人的十年》(插图本)一书于2003年7月出版。该书封面载明:冯骥才著。该书由牧童之春公司和时代文艺出版社共同发行,印数5000册,每册定价28元。该书使用了200余幅照片,所插入使用的照片与相应的文字部分在内容上不完全相符,但在含义上存在一定的联系。该书的第80页、第82页、第88页和第3 50页使用了李振盛拍摄的涉案四幅照片,均未署名。

  另查明: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根据2004年9月213京工商兴处字[2004]第160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于2004年11月13日吊销了牧童之春公司的营业执照。

  《民事判决书》指出:上述事实,有李振盛已发表的“批斗四类分子”、“群众斗群众”、“给黑龙江省长李范五剃鬼头”和“批斗和尚”四幅照片、《一百个人的十年》(插图本)图书、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以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法院调取的有关工商资料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冯骥才作为文字作者对于《一百个人的十年》(插图本)一书使用涉案照片的行为是否承担法律责任。

  冯骥才为《一百个人的十年》(插图本)一书的作者,明知该书出版时要使用插图。该书的文字内容与所选配的插图具有较为密切的联系,插图内容构成全书的有机组成部分并对文字内容有一定的影响。该书的插图与文字内容一起成为了该书的一个整体。作为该书的作者,冯骥才应对该书的出版所产生的法律问题负有责任。因此,无论其事实上是否参与过选用照片的工作,冯骥才均应对其所著图书中使用插图的著作权问题负有注意义务。冯骥才关于依据图书出版合同其没有权利和义务选取照片,也没有参与照片的选取工作,其仅仅是文字作者,对涉案图书使用照片的著作权问题不负有审查义务的上诉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涉案图书是由冯骥才授权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在该书存在侵权内容的情况下,授权者与出版发行者应共同停止侵权行为。故冯骥才关于原审判决判令其停止出版发行侵权图书是错误的上诉主张,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民事判决书》明确指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冯骥才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不应支持。”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2010元,由冯骥才负担。”最后注明:“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当李振盛接到这一份终审判决书,尽管其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但他依然是感慨良多。他说:“十年间,先后两次就冯骥才《一百个人的十年》侵犯我的著作权对簿公堂,走过一段依法维权的艰难历程,但我始终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十年前,南京中院、江苏高院判冯骥才免责;十年后的今天,北京二中院、北京高院判决冯骥才败诉,让我从中看到我国法律在与时俱进,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在不断增强。判决还表明,任何人的劳动成果都应当得到尊重,任何人的知识产权都应该受法律保护。惟有如此,才能更好地维护文化市场秩序,进而达成构建和谐社会之目标。”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