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摄影中心网 > 作品点评

“箭扣杯摄影比赛”参评启示录
——从影赛的几组数字看当前摄影创作的走向

文/一荃

  有幸,我被邀参加了首届“箭扣杯”影赛的评选。

  面对着一幅幅应征的美不胜收的彩色摄影作品,使我不禁回想起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参加国展评选的所见所闻,两相比较,感慨良久,启示颇多。
从大的方面看,此次摄影竞赛给我的启示有三:

  一是——一个今年年初才开通问世的网站,首次举办影赛,三个月不长的时间里竟有235名摄影者应征参赛,来稿总数高达1264幅(组),遍及内地各省、市、自治区。不能不使人感到意外。有意思的是,这数百名参赛者无一不是业余的摄影爱好者,但他们作品所达到的水平,我敢说,并不比笔者参评的那次国展的参赛作品逊色多少!我以为这个现象向我们传达出这样一个信息:“昔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旧时代,相机是个稀罕而又贵重的“玩物”,拍照是有钱有地位有文化人的“专利”;新中国成立后,情况有所变化和改善,但仍不普及,摄影创作大部分还是集中在所谓“专业”工作者圈里,玩照相在广大人民群众眼里是一种奢侈的爱好和行为。改革开放后,随着国家经济飞速发展,人们对于文化的需求日益迫切,摄影才逐渐走出“他娱”的怪圈而成为人民大众自己拥有的“自娱”工具和手段,请看我手中两个极不完整的统计数:

  (1)1980年我国照相机的年产量为近300万架;

  (2)1987年我国彩卷的年消耗量已高达4000万个。

  由此看来,影赛中“主角”的易位是自然而然的了。众所周知,摄影器材原本是一种极易被大众所掌握的造型工具,现在终于正真回到大众的手中,完成了这一历史必然的过程和结果,值得高兴和庆祝。

  这一转变使大众摄影成为时代摄影的主角和摄影潮流的主流,因而他们创作走向和其审美特征及达到的高度,将决定着这一时期摄影的基本面貌与成就成为现实。这是一种变化,一种进步。由此看来,当我们观察当代、评价当代的摄影时,无视这种或者离开这一变化,都不可能得出全面的、或者说正确的结论。难道不是么?

  二是——我们此次摄影比赛的参赛分两种方式进行,一种是“传统”方式——即“面交”和“邮递”;另一种则是通过网络进行——网上投稿。据统计,通过网络报名为63人,占参赛总人数的40%。我们知道,摄影作品的传递,大致经历过这样几种方式和进程:最初是当面递交和邮寄;尔后,随着1935年传真技术的出现,图像的传递又多了“传真”这一方式;自1969年,“阿帕(Arp)计算机网”的出现,开始了网上传递的时代。我国进入虽晚一些时日,但发展却异常迅猛。今年8月30日法国《费加罗报》刊出题为《中国,新的电讯冠军》一文中说:“(中国)互联网用户在2003年底达7950万;……宽带用户数(在年底则)……为1209万,今年6月底增加到1600万,今年年底可能会超过2000万”。我们此次影赛应征的第二种方式几近总量的一半,就鲜明而突出表现了和证实了这种趋势的强劲。网络,这一最现代化的图文传递方式和途程如今已覆盖我国,以至世界,构成一个跨民族、跨地域、跨时空的视觉造型平台。在这一“虚拟”的平台上,人们可以随时随地欣赏和交流。受众在交流和欣赏的过程,自觉不自觉地进行着多方位的双向选择与融合。久之,两方的思维方式及其表述述方式的区域特点和个性化都会逐渐淡化,趋同性得以强化。摄影又何尚不是如此。地球由此而变小,而成了“地球村”。在评审本次“纯民间”性的摄影竞赛的应征作品时,我就强烈地感受到这种现代资讯手段的改变,对当代中国摄影的冲击与影响,因为在评选过程中,在众多的参赛作品中我看到了他们的摄影创作风格和审美情趣上与世界摄影的距离在缩小与溶合。例如在我们参赛摄影作品中,江苏赵冉的《浮动的眼晴》和《眼和眼的交流》;北京欧阳洪勇的那组《北京印象》,都散溢出西方现代主义和新写实主义的气息。至于出现于上个世纪20年代的即物主义以特写镜头突现物体局部的结构和表质为特征的审美趣味和表现手法,在此次“民间影赛”参赛作品中也“屡见不鲜”,且运用自如,成绩可“圈点”,出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局面。我深信,对一切优秀文化如果我们采用善待之、善用之、善予之的态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历史的“必然”,不仅会丰富我们,完善我们,发展我们,并将会使中国的摄影不仅与“世界接轨”,最终将溶入世界的摄影文化,成为一种优秀的构成!

  三是——大众影艺的普遍提高,专业与业余的差别日益接近。我在自己写的《瞬间凝固的美——摄影艺术》一书中提出,摄影本体有两个特性,一是纪实特性,另一个是造型特性。前者重在发现美,后者为创造美。此次应征摄影作品另一特点是在当代中国的摄影人中已两者兼而顾之,兼而用之,兼而有之。可见这些作者艺术上成熟的程度。只要我们流览本次参赛的摄影作品,你不得不钦佩这些创作者各自的艺术追求。比如同是表现西北地区重叠梯田的节奏和韵律,一般创作者大都追求块面构成,而本次得奖作品《元阳寻梦》(云南徐贞耀)贝q别开蹊径,纯粹着意于线条松与密的构成,给人别一番滋味。对摄影画面处理,参赛的摄影作者,大都能够应“事(物)”应“意”处理,并达到“恰到好处”:——如马石磊的《金鱼》,简约而不简单,周小军的《昨天·今天·明天》繁复而不繁缛,都达到相当的艺术层面。至于赵志强充分利了逆光对扬起路面尘土独特表现力,不仅烘托出主体——放风筝孩子们的身影,还渲染出活泼现场的生活气氛。而《泽润世代》的作者钟远彬,充分注意到彩色摄影色彩语言独有的魅力,为了提高高光部分的明度,有意压低地面的亮度,并以超常的饱和度的色彩构成,从而相当成功地表现了“历史”的厚重感。张晓坡的《车展印象》运用迭放(或多次曝光与数码制作)强调了车展现场拥挤和喧闹,谢全寿的《古吴帆韵》运用同样的表现语言营造出“百舸争流”的场景。在花卉摄影中,我特别欣赏王一德的《红蝶来袭》。拍摄时,由于作者采用对角线构图和前实后虚的花体成三角形排列所形成的前冲视觉效果,加之黑色背景的衬托和平光照明,将朵朵花瓣上的纹理表现得格外精致,把原为静态的蝴蝶花表现为一群翩翩飞来的彩蝶。真是“匪夷所思”。所有这一切,都生动深刻告诉我们,拍摄技巧只有为我所用,“技”为“意”用,才能达到“技”“意”合一,此才为治艺之正道。

  以上几点即为此次参评我所得到的启示,不知网友们以为然否?

                                     2004.9.9


                                            点小图看大图和详细点评
《昨天·今天·明天》
《放飞》
《泽润世代》
《金鱼》
《元阳寻梦》
《车展印象》
《古吴帆韵》
《北京印象》
《北京印象》
 《北京印象》
《北京印象》
《浮动的眼睛》
《眼和眼的交流》
 《红蝶来袭》



发表评论推荐给好友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招聘信息联络方法
    . 
  世纪在线有限公司